当前位置: 马克思主义学院>> 教育教学>> 教学资源
搜索
  教育教学  
 
学科建设
课程建设
实践教学
教学资源
师生交流
 
  教育教学点击排行  
   
教学资源    




恩格斯致约瑟夫·魏德迈的一封信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03日 阅读次数:


[字体大小]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请选择背景]


 

亲爱的汉斯:

    马克思刚刚把你的信转给我,从信中我终于知道了你的确切地址。我很早就在打听你的地址,因为想问你以下的问题。

     我自从迁来曼彻斯特以后,就开始啃军事,我在这里弄到的材料,至少对开端来说是足够了。军事在最近的运动中将具有的重大意义,我往日的爱好,我在报纸上发表的匈牙利军事通讯,以及我在巴登的光荣经历——所有这些都促使我在这方面下功夫,我想在这方面要做到能够发表一定的理论见解而又不致太丢脸。这里现有的关于拿破仑战争和部分革命战争的材料要求事先了解很多历史细节,可是我对这些完全不了解或者了解得很肤浅,有关这些细节不是根本得不到解释,就是只能得到一些极为肤浅的解释,而且还要费很大的劲去搜罗它们。自学往往是空话,如果不是系统地钻研,那就得不到任何重大成就。为了使你更清楚地了解,我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我提醒你——关于我在巴登部队中晋级的事当然就不用提了——我没有得到过比普鲁士皇家后备军炮兵伍长更高的职位,因此对了解战役的细节,我还缺乏中间一环的知识,而这种知识是普鲁士尉官考试、而且是各兵种尉官考试时所必需具备的。当然,我所说的不是军事操练等等的细节,这对我毫无用处,因为现在我已确信,我的眼病使我不能服现役。我是说要一般地熟悉各个军事部门所必需的基本知识。我所需要的,是了解和正确评价军事历史事实所必需的细节知识。例如,基本战术,筑城原理,多少带历史性的、包括从沃邦到现代独立堡垒的各种体系,以及对野战工事和其他有关军事工程问题(如各种类型的桥梁等等)的研究;还有一般的军事科学史和由于武器及其使用方法的发展和改进而引起的变化的历史。再就是需要认真熟悉炮兵学,因为我已经忘了不少,而且有许多是我根本不知道的;还需要其他一些材料,我一时想不起来,不过你一定是知道的。

     请把所有这些基本问题的资料告诉我,以便我能立即弄到它们。我最需要的是这样的书:它一方面能使我了解目前各个军事部门的概况,另一方面还能使我了解现代各种军队之间的差别。例如,我想了解野炮炮架等等的各种不同的构造,师、军等等各种不同编制。我特别想得到关于军队的组织、给养、医院以及任何一支军队所必需的装备方面的各种情况。

    你现在大致可以了解,我所需要的是什么,你应该给我介绍些什么书。我认为,在这类手册中,德国军事著作恰恰比法国或英国的军事著作适用得多。当然,对我来说重要的是了解实际的、确实存在的东西,而不是一些无人承认的天才们的体系或臆造物。至于炮兵学,贝姆的手册也许是最好的。

     在现代战争史方面(我对较古代的历史不太感兴趣,而且这方面我还有蒙特库库利老头的著作),我在这里能找到的当然都是法文和英文的史料。在这些英文的史料中,特别出色的是威廉·纳皮尔中将的西班牙战争史;这是到目前为止我读过的战争史方面最好的一部作品。如果你没有看过这本书而又能在你那里找到它的话,那是值得一读的(《比利牛斯半岛和法国南方战争史》,共六卷)。我这里什么德文著作都没有,但我必须弄到几本;我首先想到的是维利森和克劳塞维茨的著作。他们两个人的书怎样?从理论和历史方面来说,哪些值得读,哪些不值得读?只要我有所进展,我就要认真研究1848—1849年历次战役的历史,特别是意大利和匈牙利的战役。你知不知道普鲁士方面出版过什么关于巴登运动的或多或少正式的或者稍微客观的报道?

    其次,我还希望你能介绍一些好的专用的德国地图,价钱不要太贵,但足以用来研究1792年以后的各次战役(尤其是1801—1809年的维尔腾堡、巴伐利亚、奥地利战役,1806—1807年和1813年的萨克森、绍林吉亚、普鲁士战役,1814年的法国东北部战役,伦巴第、匈牙利、什列斯维希—霍尔施坦和比利时战役)。我有施梯勒大地图集,但它太不详细了。我有1792至1814年期间各次会战的平面图;它们是收在艾利生的《从法国革命开始的欧洲史》一书所附的地图集里,但是我发现,这些平面图有许多是不正确的。德国有没有这样价钱不太贵但又可靠的地图集?

    你是不是知道现在被法国人捧上了天的若米尼?我只是从梯也尔先生的讲话里知道他的,大家知道,梯也尔无耻地抄袭过他的东西。这个矮小的梯也尔是当今仅有的最不要脸的撒谎家之一,没有一次战役他能举得出正确的数字。由于若米尼先生后来投奔了俄国人,所以他当然有理由不会象梯也尔先生那样把法国人的英勇业绩描写得神乎其神,在梯也尔的书里,一个法国人总是能打败两个敌人的。

    这就是向你提出的一大堆问题。除此之外,我希望,现在在德国发生的对犹太人的迫害不再进一步扩大。但是丹尼尔斯的被捕令人深思。看来,这里在准备进行搜查,以便把我们也牵连到这个案件中去,但是这不那么容易,想必也弄不出什么名堂,因为在我们这里是什么也找不到的。

    关于在伦敦为美国建立石印所的计划,马克思显然会写信告诉你的。象这样的打算,如果一切都要办齐全的话,在这里就需要花很大的代价,而美国报纸大部分都很不可靠。鲁普斯和弗莱里格拉特正在伦敦。本月初我也在那里呆了两个星期。

    根据一切情况看来,既然你很快也要到那里去,那末最好你能和一家或者几家报纸或杂志签订关于通讯报道等的合同。这在伦敦很有好处,不过,最有支付力的几家报纸当然已经满员了。此外,还有一个问题——现在在德国的报刊情况如何。

     指挥官维利希仍旧住在他的兵营里,靠兵营供养和救济过日子。你看会不会弄出什么大规模相对抗的事情?

    请尽快回信。







通讯地址:济宁市北湖新区荷花路133号 邮编:272067 联系电话:0537-3616588 电子信箱:jyshkxb@163.com
版权所有:copyright: 济宁医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 2011 网站管理员入口 旧版导入